├寂夜┤‧시간이달라서(錯過)


2014/05/30 01:17 AM


朴燦烈前往新沙洞的BWCW (BOY WHO CRIED WOLF),

還未踏入店裡前,就看見令人吐血的景象。


吳世勳正抱著一台復古腳踏車,

口中還似乎念念有詞地。

右手順著車桿來回撫摸...


[呀!小子~你在做什麼?]


[喔!朴燦烈你來拉~

 快,你看看這小子多帥!(意指腳踏車)]


[...有病嗎你,出門前忘了吃藥?]


突然右肩被打了一下,不痛不癢。


[死奶包,你打我幹嘛!我又沒說錯。]


[哼,誰叫你要說我有病!]


[=_=(本來就是...),好啦~

 你找我來不是要想對策?]


[對對對!光看那小子我都忘了正事。

 你覺得我要怎麼開導嘟嘟?

 既然邊伯學長那沒法解決,

 至少不要讓嘟嘟不開心吧。]


[奶包,你這陣子抽空多陪陪暻秀,

 盡量不要讓他一個人,

 邊伯那...我也會盡量看住他的。]


[帶他去玩嗎?這我最擅長的XD]


[(無止盡的翻白眼中)...]


[說到這個,

 我約了嘟嘟去Coffee Smith碰面~

 你要一起嗎?]


[...不了,我等下還有事情要忙。]


[你怎麼有那麼多事可以忙,騙鬼喔!]


[我和邊伯約好,你有意見是不是?]


[沒沒沒(鬼臉)~~~]


[那我先走啦,有事再電話聯絡。Bye~]


吳世勳和都暻秀相約在Coffee Smith新沙店,

在約定前十分鐘,都暻秀人老早就在店裡等候。


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,都暻秀聽著歌,

思考著昨天邊伯賢的話。


【如果答應他,會不會讓朴燦烈誤會...】

【況且...邊伯賢並不是喜歡我,而是想讓朴燦烈注意到...】

【這麼說來...】



[嘟嘟♥ ]


[世勳阿(笑),你要喝什麼?]


[巧克力奶茶♥~~~]


[喝不膩?(⊙_⊙)]


[嘻嘻,不會呀!就像看不膩嘟嘟你一樣。]


都暻秀無可奈何地笑了一下,

這孩子總愛耍嘴皮。


[吶,你的巧克力奶茶。]


[對了~嘟嘟,上次問你為何會不開心,

 你都不跟我講...我們不好了嗎?(扁嘴)]


[沒有...再給我點時間,過陣子就跟你說。]


[為了懲罰你,我們來自拍!!!]


[這是什麼懲罰方式...]


吳世勳拿出他的手機,將都暻秀拉至身旁。

頭倚著頭、臉頰都快貼上了,

尤其最後那句話讓都暻秀哭笑不得。


[嘟嘟,Say Cheese!]


喀擦------


鏡頭留下了兩人的合影,

吳世勳很滿意的看著照片。


[不錯不錯...本大爺的臉果然上相,

 哈哈哈~~~

 阿,傳給朴燦烈那傢伙看看什麼才叫做帥哥。]


[等等,為何要傳給朴燦烈?

 你傳你個人的不是更好嗎...]


[我要炫耀一下啊,誰叫朴燦烈也擔心你。]


[擔心?你說朴燦烈...?]


[是啊,其實我要跟嘟嘟你自首...

 邊伯學長前陣子跟我要了你的電話,

 本來想問問朴燦烈的,但是沒法求救。]


[原來是這樣...我想說為何他有我的號碼。]


都暻秀意識到邊伯強勢的一面,

並不如他在別人面前的溫馴和善,

唯獨對自己具有侵略性。


朴燦烈應該不曉得邊伯賢對他的好感,

以至於邊伯賢把自己當成假想敵...


【他也愛上了他....才會將我支開】

 

就在都暻秀又陷入沉思的時候,

吳世勳將合照傳給了朴燦烈。


朴燦烈與邊伯賢正在看贊助商給的企劃,

上次因為在SOPA聯合公演,

朴燦烈的演出,

讓贊助商覺得很符合自家的形象,

只是因為除了演奏以外~

他們希望還有人可以配合演唱,

所以找上了邊伯賢。


[如果我們用這種呈現方式會不會比較好...]

[我是認為這樣不錯。]

(邊伯賢指著電腦螢幕說)


叮。(訊息提示聲)


朴燦烈與邊伯賢同時注意到,

看了Mail標題開頭,朴燦烈又想翻白眼。


㊣吳世勳帥照


[這小奶包又有什麼事=_=

 傳他的照片給我是哪招。]


[又是你家奇葩學弟?]


[嗯...看完敷衍一下他好了,

 免得他又嘰嘰喳喳沒完沒了。]


朴燦烈將滑鼠移向㊣吳世勳帥照,

點開Mail後發現不只吳世勳一個人。


左邊的人笑容靦腆、眼眉之間帶著羞怯,

漾著讓自己心動的恬靜。

邊伯賢也看見了都暻秀與吳世勳的合照,

臉色鐵青地不發一語...


[烈,我去買個飲料,等等回來。]


[喔,好。]


頭也沒抬地回了邊伯賢,

而邊伯賢沉默地離開了座位。


吳世勳這時用視訊敲了朴燦烈,

開啟畫面之後,卻是都暻秀在眼前...


[ㄟㄟㄟ,朴燦烈,你快點跟嘟嘟說話。]

吳世勳沒出現在畫面,但一樣在旁邊吵鬧。


[...你是要我說什麼?]

朴燦烈感覺臉上一陣燥熱,

很想像平常一樣反嗆吳世勳,

但礙於都暻秀在面前~

所以很多話都吞進肚子裡。


[朴燦烈xi...

 我有聽世勳說,你有替我擋了一些事情,

 如果讓你立場為難~很抱歉。

 只是想跟你說一聲我沒事...還有,謝謝你。]


[呵呵...,哪有的事。倒是讓你...]

朴燦烈說了一半的話,停了下來。

對著都暻秀帶著歉意的笑容,

而都暻秀反而給予安慰的微笑。


[CUT!CUT!CUT!

 你們不要在眉目傳情了,我看不下去!!!]

說完這句話,吳世勳就把通話切斷了。


都暻秀有點失望著對話結束,

只好低頭裝作沒事看手機...

吳世勳繼續在都暻秀身旁嘮叨個不停;

另頭的朴燦烈卻心跳不已,

將右手無意識地放置左心房。


站在遠處的邊伯賢看著一切,

一抹嘲諷的笑充斥嘴邊。


【都暻秀...這就是你的答案?】

【看來我必須讓你了解,他是你碰不得的人。】


邊伯賢若無其事地走回朴燦烈的身旁,

繼續談著剛剛未完的公事,

再跟朴燦烈約好,

下次跟贊助商吃飯的時間。


朴燦烈其實不笨,

總覺得從以前認識到現在的好友變了。


邊伯賢自從上次坦承心意之後,

臉上笑容越來越少、

總是和自己講一些無關緊要的事,

當每次一有別人跟自己聊天時,

他反而不會像以前一樣在旁邊一起嘻笑。


確信是因為自己而導致這些...

但這次卻不想退讓。


[邊伯,走吧。回去~]

朴燦烈習慣性的伸手拉住邊伯賢的手腕,

而邊伯賢緊盯著朴燦烈的手。


[烈,放開我。你這習慣該改改,

 以後如果讓暻秀看到的話,他會誤會。

 你自己先回去就好,我還有事。]


朴燦烈睜著好看的眼,直視了邊伯賢的眼。

邊伯賢則移開了視線,甩開了那雙手。


離開了朴燦烈的視線之外,

邊伯賢低頭快速的key了一封簡訊。



叮。(訊息傳出)


┌。☆║..........║☆。┐


│ To.都暻秀


│ 你的答案?


│ Yes or No.


└。☆║..........║☆。┘ 


评论

©D. / Powered by LOFTER